4月21日电 综合报道,靖国神社21日易遥重生文开始举行春季例行大祭,曾在去年年底参拜靖国神社引发轩然大波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次可能因顾及美国总统奥巴马访日,基本确定不参拜靖国神社。但是,他本人仍为“拜鬼”行径辩解,更纵容阁僚的行为。安倍内阁中两名阁僚甚至“先行一步”,在大祭到来前抢先参拜。在历史问题上拒绝悔改的错误行径,令安倍政权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诺丽果,睡觉出汗,component焦点。

  安倍或不“拜鬼”但纵容阁僚 两人抢先参拜

  去年年底安倍悍然参拜靖国神社后,引发中韩等多国抗议,更令美国不满。因此,为筹备美国总统奥巴马本月23日的访日行程,安倍基本决定不参拜靖国神社,但仍会自费献上“真榊”的供品。

  日本共同社称,这不仅是由于安倍在去年年底刚刚参拜过,也因恰逢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访日,美国担心日本与中韩两国关系恶化,若进行参拜将招致美方不满,可能对首脑会谈等带来负面影响。

  尽管安倍本人不会参拜靖国神社,但仍对阁僚参拜持纵容态度。同时,安倍还声称靖国神社是祭祀的所谓“核心设施”,拒绝新建其他追悼设施。

  在安倍的“首肯”下,距例行的春季大祭尚有一个多星期,日本内阁总务大臣新藤义孝4月12日便迫不及待地“赶早集”前往参拜了靖国神社。

  无独有偶,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草木之心护肤真相曝光也在4月20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是一周内,安倍内阁中第二位参拜靖国神社的内阁大臣。古屋当天还辩称,自己是为了“哀李韬放悼栾立平在战争中去死的英灵们”而去参拜的。他称,作为日本人,这是寿司王子“当然应该做的事”,是“作为一名国会议员的职责和义务”。

  除安倍内阁的数名成员外,今年是否会有更多议员参拜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媒体指出,靖国神社一年四次的参拜时间中,冬天去太低调、夏天去太敏感、秋天去没油水,春祭大典因此成为“最佳时间点”。历年“春祭”时,靖国神社都会迎来政治界人士集体参拜的“phpshe高峰”。去年4月23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日春季大祭期间,日本168名议员集体参拜靖国神社,刷新了1989年以来集体参拜的人数纪录。

  不过,在日本夏纯彩妆右翼人士“风风火火”参拜靖国神社之时,日本民间反对参拜的声浪迭起。日前,大阪市民团体成员等来自日本各地的500多人,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直指安倍参拜之举侵犯宪法所保障的和平生存权等,提出索赔并要求其停止参拜行为。

  日本欲做足姿态 避免引美国警惕

  然而,安倍决定不在春季大祭期间不参拜靖国艾卡时尚酒店神社,并非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言行,而是为了修复日美、日韩关系作出的权宜之计。为筹备4月23-25日的奥巴马访日,安倍政府可谓煞费苦心,不仅强烈要求奥巴马延长在日本的时间,更摆出修复邻国关系的姿态,避免因参拜靖国神社再生事端。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在去年年底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不仅受到美国多次指责,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萩生田光一、首相助理卫藤晟一又以反驳的形秘密情事式批评美国,使日美关系渐现嫌隙。安倍政府还担忧,参拜将令日本陷入因历史认识问题产生的“对日包围网”。

  英国媒体指出,重视美国价值观、重视人权问题的美国民主党一旦认真审视靖国神社问题,就会怀疑日本挑衅二战胜败定论。加上近3u8964年来美国国力衰弱、国际影响力下降,美国政府和舆论也很警惕安倍的动机。

  为此,在奥巴马访日之前,日本就意欲通过日美韩首脑会谈修复因参拜靖国神社出现变化的日美关系,为因慰安妇问题等降温的日韩关系寻找突破口。共同社称,安倍政府有意就历史认识问题给人留下“日韩和解”的印象,从而离间意图围绕该问题形成“对日包围网”的中韩之间的合作。

  此外,针对因参拜靖国神社引发的日美矛盾,安倍香痰盂一方面早早宣布将不在春季大祭期间参拜靖国神社,另一方面则为阁僚参拜“灭火”,以“参拜属于私人行为”为理由,将其与政府行为区别开来加以处理。

  在日韩关系上,日本政府则与韩国政府展开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局长级会谈。然而,在最核心的赔偿问题上,韩日双方毫无交集。韩国专家认为,安倍晋三所谓的继承“河野谈话”,以及日本政府同意举行韩日局长级会谈,都是因为考虑到外部压力特别是奥巴马的访问,不得不做出的姿态。

  妄想摆脱二战侵略史 脚步不放慢

  在口头称不参拜靖国神社、摆出“修复邻国关系”的虚假姿态背后,安倍仍在不遗余力地否定日本二战时期的侵略历史,推动摆脱战后体制的脚步亦未放慢。

  不久麦斯特蛋糕前,安倍政权强行在中小学教科书中写入“钓鱼岛系日本固有领荣呆呆土”等颠倒黑白的内容。安倍还试图推翻现行教育制度,实行其所谓的“教育再生战略”,从历史认识上摆脱“战后体制”,抛弃日本“和平国家”的路线。

  日本文部省还正在研究为日本的学校设立“道德”科目,并赋予“特别科目”地位。评论称,如果该科目的重要性被置于国语和算数之上,那么日本军国主义时期旨在培养为天皇制国家做贡献的国民“修身”课程,就有可能复活。

  在这种右翼思潮的带动下,今年2月,日本东京的多家图书馆都出现了《安妮日记》图书被毁事件。日本媒体分析称,被毁事件的覆盖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足以令人怀疑其背后有黑手策划、操纵。

  而近期日本国内右翼接连闹事,如右翼团体“在特会”(全称“不允许享有shanz在日特权的市民会”)不断举行排外游行,以及在日本足球J联盟比赛场地挂出写有“日本人以外不得入内”的横幅标语,都引人警惕,就连日本国家电视台NHK也多次发行酒探案出试图为历史翻案的声音。

  日本媒体评论称,这说明,根深蒂固的日本右翼势力不仅已死特鲁姆普变态杆法灰76号汪曼春原型复燃,而且正在形成“星星之火”。日本右翼势力不再满足于“暗流涌动”,而是正试图通过社会高层呐喊发声。

  而安倍政府对待侵略历史向来缺乏忏悔反省之心,是否真会“谦虚地面对历史事实,努力实现世界和平”,国际社会早有定论。无论安倍在求佛还钱版国际场合进行何种表演和走秀,都已经无法遮掩其右翼本色,也无法欺骗国际舆论。因此,安倍即使声称不参拜靖国神社,其“右翼军国主义者”的本来面目也无法被掩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