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桓大尹琴司马

大理是大司马心目中最美的中国城市,没有之一。苍山如画,洱海如镜,而在彩云之南那特有的云彩与阳光的作用下,稍远的地方即仿佛蒙上了一层青色的琉璃,令人感觉置身于琉璃世界之中,如梦似幻。

在如此超凡脱俗的风景之外,大理还是一座底蕴丰厚的历史名城,是南诏国和大理国的古都,白族在这里创造了夷汉交融的特色文化,其生活也优雅精致,堪称天南胜境。与丽江古城的过度商业化相比,大理古城给人的感觉相当舒适。



洱海风光

所以,向大家介绍大理的好处是我的夙愿。这篇文章,我大唐科学家们主要介绍强悍的南诏国。

力抗汉化的“昆明人”

1

从远古时代开始,洱海地区与滇池地区就是云南的两个中心,大河大湖之畔往往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高地。

大理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与西北地区有很明确的亲缘关系,苍山一带马龙遗址的半地穴式房屋和宾川县的白羊村遗址的圜底器、儿童瓮葬都与仰韶文化一脉相承,可以想见,远古之时,西北氐羌系民族沿着横断山脉的藏彝走廊南下,与滇西北的土著融合,形成了具有大理特色的新石器文化,而滇东南的滇池地区则明显受到百越民族的影响。



内亚文化南扩的藏彝走廊

因为地形不如中原地区通畅,在中原经过东夷、西羌、苗蛮三方混战,通过战争促进工具理性的觉醒,催生出上古三crossly代的国家形态之时,西南地区仍然处于部族林立的状态。

不过,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氐羌民族沿着藏彝走廊南下,他们把内亚斯基泰文化传播到云南地区,而部族间的交流也逐渐加强,新氐羌系的牦牛羌和嶲人将滇西北老氐羌系的“昆明人”挤压到洱海地区,昆明人开始扩大影响。

经过数百年与周边各文化的持续交流,在斯基泰草原文化、巴蜀文化、中原文化、百越文化、东南亚文化的交替作用下,秦汉之际,昆明人发展出了滇西洱海特色的青铜文化,与滇东同样进入青铜时代的百越系的滇国对立,双方战争不断。

昆明人虽然进入了青铜时代,却仍处于游牧部落阶段,并没有像滇国那样发展出国家形态,但这却让他们保持了比滇国更久的自由状态。

汉武帝时代,中原王朝疯狂扩张,张骞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与汉朝夹击匈奴,却在今阿富汗境内的大夏意外的发现了蜀地的特产蜀布和邛竹杖,而出使南越国的唐蒙则在岭南吃到了蜀地的特产蒟酱,他们不约而同的发现西南夷地区有商道可以通往内亚和岭南,于是汉朝攻打西南夷的大军随之而来,不服的部落遭到绝种性屠杀,西南夷大国夜郎、滇国及邛、笮、冉駹等氐羌君长纷纷归降,请求置县,唯有昆明人始终坚持与汉为敌。

汉朝不断派出使者,想要从云南地区寻找通往大夏的道路,却不断的被昆明人截杀,为了平定洱海周边的昆明人,汉武帝甚至在长安上林苑设昆明池训练水军,即昆明大观楼长联所言的“汉习楼船”。



昆明池水汉时功

终于,在十几批使者有去无回之后,汉武帝耐心耗尽,派名将郭昌率军大破昆明诸部,斩首数万,在洱海及其周边设立叶榆、云南、邪龙、比苏四县,属永昌郡管辖,但昆明人就像东汉的羌人一样,因为没有中心,反而此起彼伏,继续与汉为敌,汉朝最终没能掌控日后的茶马古道和南丝绸之路。

此后直到两汉之交,昆明人都对中原王朝反抗不断。但随着原居住在僰道即今四川宜宾地区的僰人、滇西北的叟人以及大量汉人的南下,洱海地区发生了变化。

僰人与叟人都是出于氐羌系的民族,其中僰人汉化程度较高,《说文解字》称其“颇有顺理之性”,因为汉人南下,原本居住在僰道的许多僰人被挤压南迁耍牛氓串串香,到达洱海地区;而原本居住在越巂郡即今四川西昌和滇永久地址东北一带的叟人也发展出了国家雏形,获得“汉叟邑长”的印信,汉朝诛灭不服的劳浸、靡莫等滇国部落后,叟人南下填补其故地,并到达洱海地区,与昆明人杂处,形郝宇博士成“夷人大种曰昆,小种曰叟”的局面。

而汉朝在云南设立益州、永昌、建宁等郡后,大量的汉人军政官员、戍卒和移民来到云南,其中一部分就在当地安家,逐渐发展出南中地区的汉人大姓,其中孟、李、爨g8015、董、毛为最有名的“四姓五子”。

魏晋南北朝时代,南中的汉人大姓利用中原王朝控制力减弱的机会,独霸南中,在滇东建立了爨氏政权,但对滇西地区未能有效控制。



大小爨碑,左为爨龙颜碑,右为爨宝子碑

体现了爨氏的高度发达的文化

滇西地区的昆明人逐渐与文化程度较高的汉人、僰人融合为白蛮,即今日白族的前身;与文化程度较低的叟人融合为乌蛮,即今日彝族的前身。直到隋唐,洱海周边都是乌蛮和白蛮杂居的状态。不过这种融合是比较和平的,汉夷之间恩义较深,面对官府的压迫会守望相助,互相也吸收对方文化,汉人学习夷经,按夷人的习惯用比喻来说明事物,夷人也学习汉文化。

从汉朝统治云南开始,云南的政治地理有一个变化规律:当中原王朝对云南影响力强大时,统治中心一般在滇东的滇池地区(今昆明);而当云南本土势力强帝御九荒大,受中原影响较小时,统治私人衣橱顾问中心则会出现在滇西的洱海地区(今大理)。

随着隋唐对云南的经营与吐蕃的搅局,云南本土势力开始觉醒,在唐与吐蕃的罅隙之中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本土政权,那便是声名赫赫的南诏国。

击败两大世界帝国的南诏

2

随着第二帝国的重新统一,隋朝开始经营南中,打击爨氏。到唐高宗时代,唐朝已经收服爨氏,使爨氏成为自己统治滇东的工具,爨氏名义上获得中央官爵,但已分裂为西爨、东爨,其领地也大幅缩水,许多地方被中央控制,设为郡县。

就在唐朝基本搞定滇东地区,设立姚州都督府(今云南姚安),准备经营滇西时,雄踞青藏的吐蕃在与唐朝大战多年之后,也将注意力投向滇西。永隆元年(公元680年),唐朝在四川西北筑安戎城,隔绝吐蕃与诸羌,但吐蕃得生羌为向导,攻陷安戎城, 吞并羊同、党项等眼睁睁造句羌系部落,同时,吐蕃中节度从滇西北进军,逼降洱海地区的乌蛮、白蛮诸部,一时间风头极盛。

此时洱海周围的部落经过互相兼并,形成比较强大的“六诏”,即洱海西面今漾濞县的蒙巂诏,东面今宾川县的越析诏,北面今洱源县的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南面今巍山县的蒙舍诏,此外,蒙舍诏附近还有位于今弥渡县的白子国和时傍诏、影帝复仇记矣川罗识诏等较弱小的实力体。看来巍山一带自古就比较繁华,后来能出现耙肉饵丝这样的美食也就不足为奇了。



六诏佛言禅语分布图



南诏龙兴之地的名吃——巍山耙肉饵丝

这些部落多属乌蛮,比白蛮势力强大得多。乌蛮诸部与吐蕃同出于氐羌,语言风俗接近,更为亲近,使唐朝在滇西处于劣势。为了避免吐蕃占据滇西,唐玄宗大力扶持亲唐的蒙舍诏统一六诏,册封蒙舍王皮逻阁为云南王,赐名蒙归义,甚至派御史严正诲直接带兵帮忙,助他攻灭六诏。

739年,雄心勃勃的皮逻阁从今日的巍山县迁都太和城,南诏国正式建立。太和城在今日大理古城东南,洱海西南岸,西依苍山,东临洱海,今日只剩下遗址,离大理下关城区不远,从此大理地区正式成为古都,苍山洱海之间的狭长区域也成为南诏国的核心地带。

为了防卫太和城,南诏在狭长区域的南部修建龙尾关即今日的下关,北部修建龙首关即今日的上关。今日的大理城区设在洱海南岸的下关附近,此处清风徐来,夏天十分凉爽,真是天造地设的宜居之所,而云南四季如春的气候则让上关的花海持续时间颇长,下关风、上关花与苍山雪、洱海月一起,就形成了大理风光的招牌“风花雪月”,而大理白族姑娘们的装束就象征着“风花雪月”。



苍山洱海之间是大理国的核心区域



大理白族女性头饰

垂穗为风,花饰为花,白色为学,弯状为月

南诏立国后,还像唐朝周边的藩属一样,仿效中原王朝的意识形态,以天下正中自居,封国内五座名山为五岳:中岳点苍山,西岳高黎贡山,南岳蒙乐山,东岳乌蒙山,北岳玉龙雪山。其中蒙乐山是今天的无量山,而点苍山就是今天的苍山,最高峰玉局峰海拔3900多米,距离大理平地的相对高度也有2000米左右,通往玉局峰的缆车也许是中国最陡峭的缆车了,直上直下,伸入苍山之巅的云海之中,而从苍山顶上俯瞰洱海,更是胜景无限。



缆车中看玉局峰



苍山绝顶俯瞰洱海

唐玄宗认为控制住了南诏,就打算彻底收服爨氏,准备修筑安宁城,把唐朝的控制区从戎州(今四川宜宾)、姚州连接到安南,形成一条直线,把爨氏彻底分割成两块,东西两爨不能忍受,一起击杀了唐朝派来筑城的竹灵倩,随即东西两爨又陷入内斗,唐朝命令铁器时代,我的中国心,大圣归来南诏帮唐朝平定爨氏内乱,而南诏的野心已经大到不满足于统治六诏地区了。

趁着这个机会,天宝五年左右(公元746年),南诏消灭爨氏政权,把发展水平较高的西爨白蛮二十万人迁到南诏控制下的永昌地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与洱海地区原有的白蛮融合,日后形成白族,东爨乌蛮则四散于山林之间不成气候。南诏在滇池地区设置拓东节度使、通海节度使,统治滇东。

唐朝扶持南诏,本来是处于劣势下的无奈之举,当唐朝想像控制安西四镇那样,既保持当地国王,又保证唐军掌控时,与南诏的矛盾就激化了。唐朝对南诏有两个威胁估计不足:一是南诏不像安西四镇和游牧民族,广袤的沙漠和草原将他们分隔开来,难以形成中央集权,而南诏地区农业较发达,人口较稠密,南诏国能够完成一定程度的中央集权,但又不像中原那样过度,故而比较健康,能长时间凝聚较强的力量;二是唐与吐蕃两大国在云南的争夺,给了南诏钻空子的机会。

唐玄宗一下子懵了,气急之下派何履光夺取安宁的五大盐井,削弱南诏的经济实力,同时仿效马援,立在唐朝与南诏的边境立铜柱为边界,估计还在铜柱上刻了字威胁南诏,这就是所谓的“唐标铁柱”。唐朝又向南诏征收更多赋税,还想用皮逻阁的另一个儿子取代新即位的南诏王阁罗凤。

阁罗凤申诉无效,又因为唐朝姚州都督张虔陀的贪残激化了矛盾,就先下手为强,攻陷唐朝经营云南的重镇姚州。天宝十载(751年),杨国忠让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军六万进攻南诏,南诏王阁罗凤在大军压境之下认错,表示愿意归还俘虏、物资,重修姚州城,被拒绝后,阁罗凤决定投靠吐蕃,吐蕃派兵救援,唐军大败,几乎全军覆没。唐朝派贾瓘重修姚州城,又被南诏消灭。

杨国忠为了自己的脸面,对南诏发动更大规模的南北夹击,命剑南节度留后李宓率强征的七万大军从巴蜀南下,又令岭南节度使何履光从安南北上,夹击南诏,阁罗凤再向吐蕃求援,北路唐军再度大败,李宓投洱海而死;南路唐军则与南诏进入长期鏖战,颇有胜绩,直到安史之乱才退往西川。

阁罗凤虽然不想被唐朝控制,但并不想与唐朝彻底决裂,他将唐军将士尸体收葬,今日下关市区的天宝公园里面还有一座万人冢,被称为“大唐天宝战士冢”,明朝老将邓子龙的题诗“唐将南征以捷闻,谁怜枯骨卧黄昏?唯有苍山公道雪,年年披白吊忠魂!”也被刻成石碑,立在墓前。他还在太和城里立了南诏德化碑,讲述自己叛唐的不得已。



大唐天宝战士冢

位于大理下关市区

而李宓的宁死不降得到当地人的怜悯,他们在下关西南的一个万人冢上为李宓建祠,俗称“将军洞”,到了明代,下关地区的白族奉李宓为本主(即守护神),直至今日,将军洞成为大理香火最旺的本主庙。



将军洞正殿

吐蕃罗秋阳封南诏王为“赞普钟”,即赞普之弟。此后吐蕃、南诏连年联手攻唐,唐朝陷入极大被动。到唐德宗时,阁罗凤之孙异牟叁生密境寻即位,率倾国之兵二十万,招吐蕃合力攻唐,号称诸葛亮转世的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指挥有方,大破南诏、吐蕃联军,南诏、吐蕃损兵十万,异牟寻吓得把国都从靠近龙尾关的太和城向北迁到羊苴咩城,即今日大理古城一带,在南边多设几道防线防御唐军。

这次大败令吐蕃十分愤怒,吐蕃把异牟寻从“赞普钟”降为“日东王”,南诏遂从吐蕃的兄弟之国降为附属国,吐蕃还使用手段想要吞并南诏,异牟寻转而寻求与唐朝结盟。

韦皋趁机用计离间吐蕃、南诏,最终南诏与唐秘密结盟,利用吐蕃向南诏调集部队助战的机会,率大军秘密跟随助战部队,奇袭位于今香格里拉一带的吐蕃神川铁桥节度使辖区,大破吐蕃,招降吐蕃人十余万,夺取迪庆地区,砍断铁桥,断绝了吐蕃向东南方出兵的道路。



韦皋传说是诸葛亮转世

异牟寻死后,随着唐朝实力的下降,南诏又不断的对唐朝发动战争,不是北上攻打剑南节度使辖地,就是南下攻打安南都护府,甚至一度攻陷成都娇艳姐妹花。但战争的结果不过是两败俱伤,南诏的节度使在战绝色诱惑争中实力日渐加强,威胁王权,而晚唐收复安南的唐将高骈又以和亲诗艾为名,杀掉了南诏派来迎亲的重臣赵隆眉、杨奇昆、段义宗,导致南诏中央政局进一步混乱。

南诏既然把乌蛮的核心力量多用于战争,与白蛮力量的对比就发生了变化。历次与5zdm我找大猫唐朝战争俘虏的大量汉人与原本的白蛮贵族融合,使得白蛮贵族实力剧增,把持了南诏朝政。终于,在公元902年,即唐朝灭亡前五年,汉人贵族郑回的七世孙、已经蛮化的白蛮郑买嗣担任清平官,掌握大权,杀死南诏王舜化贞,尽灭南诏蒙氏王族八百人,建立大长和国,南诏国灭亡。

南诏国的文治武功,完全可以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阁罗凤时代,南诏以洱海为中心,向西拓地到今中缅边境,设立永昌节度、镇西节度,向南拓地到西双版纳,设立银生节度,向东消灭两爨,设立拓东节度、通海节度,几乎全据今日的云南省,又在洱海之畔两次击败如日中天的大唐。异牟寻时代,南诏又击败了安史之乱后在东亚横冲直撞,同时与唐朝、回纥、阿拉伯、天竺开战的吐蕃,以一区域霸权而连败两大世界帝国,其武功之盛堪称奇迹。

而从异牟寻时代开始,南诏与唐朝交好,大兴文治,汉传佛教在南诏生根,南诏也学会使用汉字,还发明了类似日文的用汉字记白蛮语音的白文(与如今的拉丁白文不同),而南诏乐以及南诏从今缅甸地区引进的骠国乐,则丰富了唐朝的音婷微乐。如今大理的古迹,大多数都是南诏时期的遗存,也有一些是南诏国时代开始,大理国时代完成的,如有名的崇圣寺及三塔、剑川石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