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木木(读史专栏作家)

作为窦太后窦猗房的儿媳妇,王娡王太后也是出身社会最底层,也是跃上了富贵权势的巅峰,但是不同于婆婆窦猗房的安于命运的安排,王娡是积极与命运抗争的代表,是逆袭的“杰出励志典范”。

1.从平民妻到东宫侍妾

薄太后做主,为孙儿、太子刘启选了自己娘家的侄孙女小薄氏为太子妃,可是刘启对这个出身高贵的表妹看不上眼,但又不能不娶,一来祖母的话不能不听,二来他和窦太后都知道,娶了小薄氏就等于巩固了太子的位子。

刘启把高端摆设、温顺驯良的小薄氏娶进来之后,就广征美女填充太子宫,消息传出,也没溅起多大水花,可就是有人动了心思,这些人里面,就有王娡的母亲臧兒。

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是汉初大将、燕王臧荼的孙女,由于祖父叛变被杀而沦落至庶民,她嫁给了平民王仲,生下了儿子王信和两个女儿王娡、王息姁;王仲死后,臧兒带着三个儿女改嫁长安郊外长陵地方的田家,又为后夫生下两个儿子田蚡、田胜。

因为家庭负担实在太重,善于算计的臧兒早早把王娡嫁给了金王孙,这个人名字叫金王孙,但实际上也是一介平民,王娡生下了女儿金俗,不能不说,这金家取名字还真是好有个性啊。

听说了太子选美的事,臧兒不只是动心,还拿出了实际行动,她豁出老本,高价请来当时非常出名的星象家、相士姚翁给小女儿王息姁相面。

结果姚翁却对回娘家的王娡大为惊讶:这是真正的大贵人,她将来能生下天子,贵为皇后。

臧兒一直追忆往昔富贵荣华的王府岁月,而王娡挺多了母亲的讲述,自然也是心生向往,如今相士这么说,她就越发觉得眼前的穷酸丈夫和跟着腿脚转的女儿都是累赘,都是阻扰自己荣华富贵的障碍。

臧兒和王娡一拍即合,当即要求金王孙写出休书,金王孙得知情由后恼羞成怒,大骂如此没有廉耻心的岳母和王娡,而且就是不肯在休书上签字画押。

王娡心想:不签就不签,反正我是去定太子东宫了。

在臧兒的打点下,王娡入选,兴高采烈地抛夫弃女进了皇宫,成为太子刘启的侍妾。

2.王娡、王息姁姐妹共嫁刘启

全国各地选来的美女们莺莺燕燕进了太子东宫,太子妃小薄氏心里难受但什么也不敢说,刘启乐坏了,更加冷落了小薄氏。

可怜的小薄氏,和她祖姑母老薄太后一样,不招丈夫待见,可是薄太后还能中彩票生下刘恒,小薄氏却连个女儿都没生下,而她又和薄太后一样,太过于老实、忠厚、低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太子妃身份作为依仗,还有姑祖母薄太后作为靠山,就这么由着刘启的宠姬们欺负,眼睁睁看着她们一个个比赛似的生孩子。

这些宠姬里面,最得宠、最嚣张的是栗姬,也是她第一个为刘启生下儿子刘荣。

栗姬自视甚高,又第一个得子,自然更是得意非常,除了刘启,东宫里她谁都不放在眼里,包括太子妃小薄氏,小薄氏被她欺负了,只会死忍,但是其他那些女人,尤其是王娡,心里已经把栗姬恨透了,也妒忌死了。

王娡的肚子也没闲着,她一口气连着为刘启生了三个孩子,可惜都是女儿:平阳郡主、南宫郡主、隆虑郡主。

没有儿子,说什么都没用,王娡想出了一招:她把妹妹王息姁推荐给了刘启,就这样,王息姁也进了太子东宫,并且得到了刘启的宠爱,王娡也得了个“贤德不妒”的美名,更加受宠。

很快,王息姁一连为刘启生下了四个儿子:后来的广川王刘越、胶东王刘寄、清河王刘乘、常山王刘舜。

姐妹俩在东宫的风头盖过了栗姬,成了第一名,但是很可惜,王息姁却病逝了,王娡选择了隐忍和退让,栗姬再次占据上风。

仗着生了长子,栗姬眼中的对手不是王娡,而是小薄氏,她想取代小薄氏成为太子妃,以后再顺理成章做皇后、皇太后。

王娡躲在一边,冷眼看着栗姬兴风作浪,不断挑拨刘启和小薄氏的关系,小薄氏一再地忍让,得到的是栗姬变本加厉地欺侮和刘启越发的嫌弃,可是,祖母薄太后还在,刘启不敢废太子妃,他的父亲、汉文帝刘恒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3.刘彻出生

刘恒死后,刘启继位为汉景帝,祖母薄太后还活着,所以做了十六年郁闷可怜的太子妃,小薄氏成了皇后。

刘启立了栗姬所生的庶长子刘荣为皇太子,小薄氏的皇后之位摇摇欲坠,但是还在,因为姑祖母薄太后还活着,栗姬恨得牙痒痒,但是没办法。

终于,薄太后死了,栗姬认定这下子小薄氏的皇后之位铁定是自己的了,可是,窦太后出于对于小薄氏同病相怜的同情,出手护着她,刘启还是废不了小薄氏。

栗姬的性子,可没有耐心就那么等着,她再次兴风作浪,针对小薄氏一次又一次挑事。

从前坐山观虎斗的王娡,如今也已经为刘启生下了儿子刘彻,所以,她不再只是旁观了,这一次,她也参与了扳倒小薄氏的桩桩阴谋阳谋中,只不过,她躲在幕后,出阴招,不像栗姬那么明目张胆。

在做了六年郁闷可怜的皇后之后,窦太后渐渐也顾不上她了,小薄氏终于被废了,栗姬以为这是自己的胜利,可是,现在情形早已不同。

刘彻出生“自带”的传言是王娡梦见太阳从她的口中滑入她的腹里,刘启居然信了。

而且刘彻是他登基为帝之后的第一个儿子(前面那些都是他做太子时出生的),自然在刘启心目中,有些不一样,为此,刘启将生子有功的王娡册封“美人”(在西汉初期的后宫编制里,美人的位份仅次于皇后,相当于男子中的诸侯公卿)。

4.刘彻的娃娃亲

所以,小薄氏被废后,竞争皇后之位的终极PK双方为栗姬和王美人。

栗姬有太子刘荣,王美人有儿子刘彻,双方地位对等,遗憾的是,嚣张跋扈惯了的栗姬一点都没有把明面上温顺恭敬、暗地里出阴招的王美人放在眼里,她丝毫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王美人铺路。

出惯了风头也喜欢出风头的栗姬是张牙舞爪的螳螂,小薄氏是没有招架之力的蝉,而王美人则是那只聪明的黄雀,现在她只是还需要一个机会。

很快,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这个机会来自于馆陶公主刘嫖。

馆陶公主很得母亲窦太后的欢心,也很得弟弟刘启的信任,为了讨好弟弟刘启,馆陶公主一个劲儿给刘启介绍各色美女,这样,她既得到了刘启的感激,也得到了那些被封赏的嫔妃们的感激,这买卖做得,真是赚啊。

但是,这样做也是得罪人的,例如骄纵的栗姬就气得要死,她恨死了帮丈夫举荐狐狸精们的馆陶公主。

所以当馆陶公主亲自向栗姬提亲,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陈阿娇许配给太子刘荣时,极端缺乏政治头脑的、愚蠢的栗姬,一口拒绝了:就凭你女儿那个模样,刘荣将来做了皇上,后宫佳丽无数,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你女儿强,想嫁给刘荣,哼,做梦……

馆陶公主被生生打脸,脸上火辣辣地疼,她同时也意识到:原来栗姬这么恨自己,那么如果她当了皇后,再等到将来刘荣做了皇上,她再做了皇太后,那我岂不是……越想越心惊,馆陶公主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惨死。

她是个肚子里憋不住话的人,这么憋屈的事情,她必须找人吐槽,于是,她想到了在后宫中处处与人为善,时时善解人意,对自己又一向毕恭毕敬的王美人。

一见到王美人,馆陶公主就把刚才在栗姬那里如何被打脸,如何被讥讽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倒出来了,王美人心中暗自惊喜:机会终于来了。

于是,她一边安慰馆陶公主:不要跟栗夫人计较,她是太子生母,又快要当皇后了,这些话就在我这里吐吐,以后当着别人,就别多说了,免得给自己招祸。

一边又叹气:唉,阿娇多可爱啊,我要有这样好的儿媳妇,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啊。

馆陶公主一听,当即下了决心:联合王美人,共同对付栗姬,说什么也不能让栗姬当上皇后、更不能让她的儿子刘荣将来当上皇帝,而且要是刘荣做不了太子,刘彻正好上啊,阿娇嫁给刘彻正好啊!

就这么着,馆陶公主第二次主动为自己的女儿阿娇进行了正式提亲,表示愿意把阿娇嫁给小表弟刘彻做媳妇,王美人当然正中下怀,受宠若惊、满心欢喜答应了,这时,刘彻六岁,就有了婚约了。

5.联手馆陶公主击败栗姬,成为皇后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猜也知道,一个资源丰厚、敢作敢为的长公主,加上一个心机颇深、出谋划策的王美人,扳倒愚蠢的栗姬自然是胜算满满。

馆陶公主先从刘启身上下手,跟刘启讲栗姬如何恶毒,如何欺侮后宫被刘启宠爱的嫔妃们,如何像吕后一样狠辣不容人……

西汉一朝有个特点,被吕后吓破了胆,所以不管说到哪个女人,只要一联系上吕后,立马让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刘启也是,但是他有点将信将疑:栗姬真有那么坏?

刘启就去试探栗姬:我这身体眼看着不太好了,万一我要是走了,大汉朝和这整个大家,就都要托付给你了,你千万帮我照看好,那些皇子们还小,嫔妃们也都年轻,都交给你了。

栗姬真是蠢到了家:凭什么要我照看他们,一群狐狸精,一群小杂种,你这个老狗……

不用人起哄架秧子,栗姬自己和刘启大吵起来了,刘启相信了姐姐馆陶公主的话,相信了如果让栗姬做了皇后,将来就是第二个吕后。

看在刘荣的面子上,刘启没有跟栗姬计较,既没有废太子,也没有惩罚栗姬,王美人急坏了:咋没动静了呢,不是吵起来了吗,不是都相信是吕后第二了吗?

“仁德贤淑”的王美人决定再添一勺油,把火彻底烧起来,她让人传口风给大行官(礼仪部部长):皇上想立太子刘荣的生母为皇后,但是得有人提起来,皇上才好册封,我们要为皇上分忧。所以建议大行官向皇上去上奏章: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

奏章到了刘启那里,他正在生栗姬的气,以为是栗姬把手从后宫伸到前朝来了,迫不及待想当皇后了,当即把大行官咔嚓了,并且在气头上把太子刘荣废为临江王,彻底断了栗姬将来做吕后的可能。

刘荣成了大汉王朝第一位被废的太子,栗姬懵了,病倒了,病床前连个看守煎药的人都找不着了,儿子也被黜出宫不得见面,刘启更是彻底不打照面了,很快栗姬就病重不治了。

打铁趁热,馆陶公主动不动在刘启面前夸刘彻:懂事、好学、孝顺、有个仁心仁爱的好娘亲……

刘启被说动了心,七岁的刘彻被立为太子,而且为了立刘彻为太子,刘启先提了王美人为皇后,这样,嫡子刘彻做太子就名正言顺了。

栗姬被这个消息、这道催命符索了命, 她诅咒和怒骂了刘启、王美人等人之后,吐血身亡。

就这样,栗姬用自己的愚蠢,帮助王娡扫清了登上皇后宝座的道路,还把她送上了皇后宝座,更让人遗憾的是,栗姬的愚蠢,不只是害了她自己,还害了她的儿子刘荣。

6.刘荣之死

刘荣虽然被废为临江王,但是她毕竟是栗姬的儿子,馆陶公主和王皇后岂会放过他。

她们趁着黜居的刘荣扩建临江王宫,给他找了一个“侵占文帝庙地”的迕逆罪行,向刘启告发了刘荣,刘荣被逮到长安来讯问,负责问案的是酷吏郅都,绝望的刘荣在狱中自尽。

被废居冷宫的小薄氏先后听到了仇人栗姬和废太子刘荣死去的消息,可是,这些对于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她在孤凄中死去了,刘启将她以宫人之礼下葬。

7.刘彻继位

不到十六岁的太子刘彻提前行了冠礼,因为刘启的健康状况不佳,等不及了,果然,冠礼后几天,刘启病逝,刘彻即位,陈阿娇为皇后,王娡为皇太后,祖母窦绮房为太皇太后。

窦太皇太后虽然失明多年,但是越老越精神,后宫继续当家,前朝也不敢怠慢她,王太后继续夹着尾巴做人。

她在心里越来越庆幸当年答应了馆陶公主的提亲,让刘彻娶了阿娇,否则太子之位不保,更否则如今做皇帝的还不定是谁呢,要是没有这门亲事,后果真不敢想。

刘彻称帝后,封了舅舅田蚡为武安侯、田胜为周阳侯,连同之前盖侯王信,王家外戚也是一门三候爷了,虽然还不能与窦氏外戚集团对抗,但也隐隐有了制衡。

现在的王太后最大的烦恼就在于陈娇一直都没能怀上身孕,更别提生下太子了。

而且阿娇这个太子妃和皇后,可不比老实巴交的小薄氏,刘彻可不敢广征美女,所以,一个孩子也没有的刘彻被窦太皇太后说成了不能生育,她老人家亲自挑选了刘彻的叔父淮南王刘安,要刘彻立刘安为皇太叔。

王太后和刘彻都傻眼了,老太太这是什么招啊!

关键时候,又是馆陶公主去劝阻了窦太后,化解了危机。

而且,刘彻的大姐平阳公主送了他歌伎卫子夫,卫子夫很快怀孕,破除了刘彻不能生育的说法,窦太后只好作罢。

但是当初刘彻私自弄了个卫子夫入宫,陈阿娇大怒:什么女人都敢往宫里弄,去做宫役。

馆陶公主更是跑到王太后跟前要一个说法,王太后一个劲儿陪笑脸道歉,才让姑奶奶消气。

王太后语重心长告诫刘彻:

咱们母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可以说是步步惊心,一步行差踏错就万劫不复,如今前朝那些老家伙对你不服气,后宫里太皇太后又不待见咱娘儿俩,咱们现在别的都不管,先保住这皇位最要紧;

要保住皇位,就不能得罪你姑妈馆陶公主,也不能得罪你表姐阿娇;

娘也是女人,其实女人很好对付的,背地里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你别做到明面上,而且你还得一直好话哄着她。

就这么着,刘彻大彻大悟,越发嘴甜地哄着阿娇和馆陶公主,背地里,还是和卫子夫如胶似漆,他将卫子夫藏在宫外庭苑中,直到卫子夫怀孕。

陈阿娇大哭大闹,馆陶公主不依不饶,可是,刘彻总算有后了,他干脆把卫子夫藏进了自己的寝宫。

窦太皇太后和王太后都装聋作哑,窦太皇太后是不好说什么,怎么表态都不好,王太后是不敢表态,但是她心里乐坏了:你们谁还能再说刘彻生不了孩子,明明是阿娇的问题啊。

阿娇和母亲馆陶公主四处求医问药,钱财大把地砸,可是,花了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就是没有生育,反倒是卫子夫连着生了三个女儿。

窦太皇太后终于病逝了,她把太皇太后宫中的所有器物,以及自己的所有积蓄财产都给了女儿馆陶公主,可是,靠山倒了就是倒了,钱财也没有用。

压在头顶上的老太太终于去了,王太后扬眉吐气的日子来了,窦氏外戚开始落幕,王氏外戚登上前台, 开始了把持汉朝的内外政务的历史。

要说王太后的娘家兄弟们,实在是不够争气,贪图富贵、心黑脸厚、爱耍小聪明、爱占便宜……可是有了王太后的支持,他们权倾天下。

窦氏外戚集团也多是享乐淫逸之徒,但是好歹出了一个有真才实干的窦婴,因为他坚决反对窦太后将要刘启将皇位传给刘武的主张,窦太后就不喜欢这个侄儿了,再往后窦太后老糊涂了,更是不待见他,还逼着刘启把他撤职查办,关起了禁闭。

后来两大国舅爷对决,窦婴更是死在了田蚡手里,窦家彻底覆灭,这个,几乎可以说是窦太后一手造成的。

8.王娡砍了刘彻的男宠韩嫣

王太后的舒心日子里,也有不舒心的地方,例如刘彻和他的爷爷刘恒一样,男色女色都喜欢,都照单全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美少年韩嫣(这名字取得,不知道还以为是一美少女啊)。

韩嫣出身不低,他的曾祖父也叫韩信,是先秦时韩国的王室后人,在楚汉之争中投靠了刘邦,刘邦登基称帝后,韩信被封为太原韩王。

只是,不管你是哪一个韩信,太原王韩信和淮阴侯韩信一样都被刘邦和吕雉夫妇给灭了,不同的是淮阴侯韩信功高盖主被杀了,太原王韩信被迫出逃匈奴,后来汉文帝刘恒为所有高祖年间被冤枉的功臣平反,太原王韩信的两个儿子韩婴、韩颓当才敢率众返乡。

韩嫣就是弓高侯韩颓当的庶出孙子,被选为皇子们的伴读,在所有的皇子中,他和刘彻关系最好,两人形影不离,同吃同睡,刘彻对韩嫣的专宠超过了后宫所有嫔妃,赏赐也是从来没有断过,比所有人都多。

被专宠、被纵容的韩嫣自然是目中无人、忘了自己谁,奢侈到极致,用黄金为弹丸胡射乱弹之外(长安城里因此传唱歌谣:“苦饥寒,逐金丸。”),他还用玳瑁为床,锦衣玉食都不足以形容大少爷的日子。

尼采说:上帝要让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韩嫣就是,他没有疯狂,但是他张狂,张狂到惹到了刘彻的异母哥哥江都王刘非。

这个刘非十五岁就主动请缨,率军征讨吴王刘濞之乱,并且大获全胜,得到了父亲刘启的赏识,也是个心高气傲横着走的主。

刘非按照国家制度进京拜见太后和皇帝,刘彻一看五哥回来了,挺高兴,就约着一起去打猎游乐。刘非一大早就来到路边等着,眼看着皇帝车驾从刘彻宫室里奔驰出来,刘非连忙将自己的侍丛仪仗藏起,独个儿伏在路旁行礼叩拜。

谁知“皇帝车驾”居然飞驰而过,对道旁这个身着亲王礼服行礼的人避而不见、更不还礼。刘非愣住了,什么情况,刘彻弟弟咋突然不理我了,我做错什么了……百思不得其解,再仔细去看,车架上不是刘彻,是韩嫣。

刘非那个气啊,也不打猎了,转头直奔王太后跟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什么亲王,还不如一个近侍,韩嫣比我们这些有王位的亲王可威风多了……

王太后也气:欺负我的庶子就是欺负老娘我,早就看你小子不顺眼了,必须得砍了。

这一次没砍成,刘彻舍不得,但是王太后也不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主。

韩嫣知道自己得罪了王太后,心里也害怕,他天天和刘彻混在一起,自然是知道刘彻有多怕他老娘,韩嫣就千方百计想要讨好王太后,保住自己的小命。

结果他想到办法了,他居然打听到了王太后当年进太子东宫之前曾经嫁人生女的隐私,韩嫣乐坏了,找到了当年被王太后抛弃的金俗,并赶紧告诉了刘彻,刘彻一听也挺高兴,亲自驾着车赶到长陵小集市上去迎接异父大姐。

早已嫁人并生儿育女的金俗被带到了王太后面前,母女俩抱头痛哭后,刘彻当场赐给大姐钱千万、奴婢三百人、田园百顷、府第一座,金俗突然就从平民成了贵妇,获封“修成君”。

韩嫣松了一口气:我帮太后把女儿找着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她就算不赏赐我,也不会再看我不顺眼了吧?

可是韩嫣太低估了王太后的心思了,她按下去几十年的隐私,就这么被你大白于天下了,你让她那张老脸往哪里放?让她如何面对刘家那么多王爷?那些本来就对刘彻突然冒出来当太子、即皇位不服气的人,如何能再服气?

韩嫣不知道,王太后更加痛恨他了,只不过她碍于自己温良谦恭的好名声,不好直接发作,在暗暗等待机会罢了。

机会很快来了,韩嫣在和刘彻厮混之余,还对刘彻身边的美貌侍女们实行资源共享,刘彻居然不生气反而高兴,这境界。

但是王太后发飙了,她以秽乱宫廷的罪名逼韩嫣自杀,刘彻求情也没用,大帅哥韩嫣被砍了。

9.金俗的儿女一朝得势便猖狂

砍了韩嫣,王太后对于韩嫣的贡献却继续享受:她很满意与金俗及其儿女们的团聚,对金俗的一双儿女格外偏袒。

金俗儿子号称“修成子仲”,突然成了暴发户的少年,在长安城内外横行霸道;

金俗女儿名娥,王太后想把她嫁给刘家的王爷做王后,她一开始看上了才貌俱佳、年轻英武的帅哥齐王刘次昌,主父偃一看王太后对刘次昌青睐有加,赶紧凑热闹,表示也想把女儿嫁给刘次昌,做个王后下面的妃子。

这个帅哥也是个异数,他在自己母亲纪太后的安排下娶了舅舅的女儿纪氏为王后,可是他和刘启一样,对这个被硬塞到自己王宫里的王后表妹一点也看不上,压根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更加不愿意亲近。

纪太后各种办法用尽,刘次昌就是不和表妹滚床单,纪太后想到了一个馊主意,她把自己出嫁的长女接回宫,让姐姐管理弟弟的起居生活,其实就是盯着他不让他找其他嫔妃,只能去找侄女纪王后。

结果,刘次昌和自己的亲姐姐两人好上了,谁都不找了,整天就和姐姐厮混在一起,如胶似漆。

朝廷主动为王太后分忧、拍马屁的宦官来了,将王太后的美意向齐王母子转述了,刘次昌一听,不错啊,能摆脱表妹纪王后了,很是欣然。

但是纪太后不知道自己儿子和自己长女的事情,她觉得王太后的手伸得太长了,当场发怒:你们明明知道齐王已经有了纪王后,还来说这种话,这不是故意破坏人家的好事吗?还有那个主父偃,什么东西,鬼知道他有个什么女儿,还妄想进我齐王后宫……

宦官灰溜溜回了长安,把纪太后的话添油加醋跟王太后学了一遍,还告诉王太后:齐王倒是很愿意娶太后的外孙女,可是他和他亲姐姐私通,这个不好,会身败名裂的。

王太后一听,原来刘次昌帅哥是这么个东西,还有纪太后那种恶婆婆,算了,这个否了。

第二个人选,王太后看上了淮南王刘安的太子、刘彻的堂弟刘迁,这次嫁成了,外孙女娥成了淮南王宫的太子妃,这是外甥女嫁给了堂表叔,反正那个年代是不管血缘、不管辈分的。

很快,淮南王刘安打算谋反夺皇位,担心儿媳妇金娥知道了给王太后告密,又不能直接休妻得罪王太后,就想出了一个昏招:让儿子刘迁跟金娥吵架,然后三个月不同房。

可怜刘迁被老爹折腾得,和金娥关进同一间屋子,三个月里不管金娥怎样亲近,就是不碰她,这哪里是准备当皇上,这是要得道成仙啊。

果然,金娥中计,主动提出了离婚,刘安亲自把她送回了长安,还一个劲向王太后和刘彻道歉再道歉,因为是金娥提出的离婚,王太后也无话可说。

现如今这个年代,很多想要和妻子离婚的男人们,也是这么干的,就是一直冷落妻子,冷落到你自己受不了,自己主动离婚离开,多省事。

封国太子妃主动休夫,而且返家再嫁,这也是当时一大新闻,上了头条,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大汉王朝比现代更尊重女性啊:王太后是嫁人之后再嫁太子,最后做了皇后、皇太后;金娥是休夫再嫁……

10.王太后去世

终于,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明确记载的再婚皇后、王太后做了十五年皇太后之后,去世了,葬于丈夫刘启的阳陵。

王娡一生富于心计、成于心机,她的成功,如果把这样的人生视作成功的话,主要得益于三点:

1.她对于自己作为女性,尤其是美女的优点和弱点都非常清楚、非常了解,并加以利用,在后宫中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能说好话绝不说不好听的话,懂得看形势;

2.她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无论是得宠占上风时,还是落于下风时,她始终都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善于把握机会甚至制造机会,最最重要的是,她懂得,身边的这个丈夫,只是丈夫,如果仗着他的宠爱去伤害别人,总有一天,也会有别的女人仗着他的宠爱来伤害自己;

3.无论是婆婆窦太后、丈夫刘启、大姑姐馆陶公主、儿媳陈阿娇、大臣大行官……她不论感情,只论有没有利益,有没有利用价值,情分在她眼里,也不过是用来达成目标的工具而已,后来的馆陶公主和陈阿娇失去了利用价值,在她的眼里,就一文不值了。

她的一生幸福吗、快乐吗?

也许是的,毕竟所有那些她最终得到的,都是她费尽心机终于得到的。

还有一点: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做母亲,所作所为如果有不妥,最终得尝恶果的不过是自己一个人;

而如果一旦做了母亲,真的就要为子女积点口德、积点阴德了,因为从你嘴里说出去的伤人的话、从你双手做出去的伤人的事,最终都会报应在你的子女身上。

看看愚蠢的栗姬就是这样,当她一味逞口舌之快,口吐狂言恶语时,就一点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刘荣将会为了自己的这一腔恶毒和愚蠢的话语、作为,付出惨痛的、生命的代价。

相比较于栗姬这样的害子害己的母亲,王娡是个负责任的好妈妈。

她的那些仁慈、厚道、谦恭和低调,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机和心计,毕竟她做到了仁慈、厚道、谦恭和低调,毕竟她以自己的谦卑和温良,为刘彻和三个姐姐换来了平静和顺遂的人生,并且最终为刘彻赢来了胜利的人生。